中心工作

中心工作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文秋芳: 终生难忘的桂先生

2017年04月07日 10:22 文秋芳 点击:[]

四月五日早晨6:50收到微信,得知桂先生离世,顿时眼泪夺框而出。中国外语界大师桂诗春先生走了。留下了我们对他深深的怀念。他的音容笑貌在脑海中不断浮现。虽然我与他直接交往次数不多,有两次给我留下的印象终生难忘。

1994年暑假,桂先生作为主旨发言人应邀出席香港科技大学的学术会议。我参会宣读论文。此前我与他从未见过面,但对我而言,桂先生的名字如雷贯耳,让我敬仰。会议期间,我有机会主动与桂先生交往,他平易近人,和蔼可亲。他主动询问我在香港大学完成博士论文的课题。当我向他简要介绍我的研究是 “英语学习者策略”,他当即以敏锐的学术眼光给予了积极肯定。当时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有,他走路的速度飞快和超强的记路能力。香港科技大学内部像个迷宫,要找到会场,我老走错路。他说:你跟我走,我记得路。后来跟着他走,果真从未错过。

1995上半年我完成了《英语学习策略论》的书稿,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有意出版。但要求我必须请一位应用语言学界有影响力的学者为本书做序。我猜想出版社当时对这本书是否有出版价值拿捏不准,希望有学者能够帮助把关。说实在话,当时我刚从香港回来工作不久,在国内学界没有学术朋友。我想,桂先生当然很有影响力,但我与他仅有一面之交,要请他做序,未免唐突。但左思右想,还是鼓足勇气给他发了封信,提出这一请求。想不到,他很快回信,欣然同意,要求我把书稿尽快寄给他。今天重读桂先生写的序,仍旧可以看出他对应用语言学领域研究热点变化的准确把握。全文仅有946个字,但字里行间渗透着他对年轻学者的嘉勉、提携,对后学的坦诚和热望。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决定今年重版此书。我本想等到再版时,一定带上新书再去看望桂先生。想不到,他已经离我们而去。我想他在天之灵一定感到欣慰。当年他作序的书已成了应用语言学界被高引的学术著作之一。

桂先生是我心中的楷模,是终生学习的榜样。他为中国应用语言学事业的开创和发展做出的贡献铭记史册。他永远活在我们心中。我们一定要继承他的遗志,将中国应用语言学的发展推向新阶段。

       

附桂先生为《英语学习策略论》所作的序:

长期以来,外语教师老是感到困惑:为什么学外语的人各有成败,和学母语很不一样?60年代在西方兴起的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改革运动,使大家把研究的重心从怎样教?转移到怎样学?由此开拓了一个新领域:研究学习者的个别差异,寻找学习好坏的内在原因。

学习者内在因素很多。有生理因素,如年龄、性别等;也有感情和性格因素,如动机、态度、兴趣等;还有认知因素,如智力、语言学习观、语言潜能、学习策略等。这些因素和外部因素纠缠在一起,错综复杂,使学习的成败难以预测。加拿大的GardnerLambert单是对学习者的动机和态度就开展了长达25年的研究,虽然不断深化,仍得不到最终的结论。

在诸多因素中,学习策略又是一个较新的、引入注目的研究领域,因为它可向广度和深度延伸。在某种程度上说,语用本身就是一种策略性行为,而学生采用什么学习策略又和他们的学习态度、语言学习观和学习能力分不开。

我怀着极大的兴趣翻阅文秋芳博士所写的《英语学习策略论》,并竭诚向读者推荐这本难得的好书。

一、这本书以文博士在香港大学所撰写的博士论文为基础,以中西方的最新科研成果为依据,既概括了研究学习策略的理论框架,又提出了作者的见解,一针见血地指出,要使策略系统良好运作,关键在于调控而调控又有两条基本原则:(1)适度;(2)前后馈信息相结合。

二、出乎人们意料之外,这本以博士论文为基础写成的著作,并非用干巴巴的术语来进行说教,而是提供了大量作者亲自收集的第一手例证,写得生动活泼,通俗易懂,妙趣横生,引人入胜。这种朴实无华的文风使人击节叹赏。

三、除了讨论学习策略的理论和原则外,作者还用了不少篇幅来介绍各种语言技能的学习方法。我想立志于学好英语的朋友当能从中获得很多教益。

四、书中还专门讨论了教师对学习策略的指导,介绍了一些调查和指导学习策略的方法。我想,有志于提高教学质量的广大外语教师也会受到启发。

那么是否有关学习策略的所有问题,作者都接触到了,并有所交代呢?那也不一定,这到底是一个崭新的领域,有许多问题都还值得深入探讨。例如从系统论的角度来看学习策略,作者所谈到的调控的基本原则可能就不止那么两条。另外中国学生学习英语的策略可能受我国传统的语文教育的影响,重文轻语。但我觉得这已经近于苛求,也许可以把它看成是对作者的热切的希望。

桂诗春

19958月于广州

       

上一条:胡文仲: 悼念我国外语教育的先行者——桂诗春教授 下一条:何自然: 缅怀我的学长——诗春教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