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城市大学蔡承佑博士谈疑问词非疑问用法-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研究中心

中心工作

中心工作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香港城市大学蔡承佑博士谈疑问词非疑问用法

2018年07月16日 15:51 龚传杰 点击:[]

 

2018712日下午,香港城市大学蔡承佑博士应邀在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研究中心做了题为Epistemic wh-indefinites的学术讲座,探讨疑问词的认识情态用法,讲座由我中心专职研究员张庆文教授主持。我中心云山领军学者石定栩教授、杨洋博士以及中心兼职研究员何晓炜教授、本校的博士、硕士及来自广州和香港其他高校的博士、硕士研究生参加了本次讲座。

蔡承佑博士首先回顾了以往学者对汉语疑问词的非疑问用法的研究成果,即汉语的疑问词处于情态、否定及某些态度类动词的辖域中时,会产生非疑问的解读,因此,汉语这些语境中出现的疑问词也被称作存在极项(existential polarity item)。 前人的研究虽然对疑问词的非疑问用法做了许多归纳,但仍有一些现象无法得到解释,例如,为何表非疑问的疑问词在句法上与“任何”表现相似,但在语义上则与表不定指的“一些”更相近。

蔡承佑博士采用了选项语义学理论框架来分析汉语疑问词的非疑问用法。蔡博士认为疑问词的存在极项用法是通过级差含义(scalar implicature)推导出来的,这一含义的产生可归因于疑问词的所指、认识情态算子和一个隐性的穷尽性算子(exhaustion operator)的三者互动。以“张三买了一个什么东西”为例 ,蔡承佑博士提出在此句中,有一个隐性的表示不确定性的说话人指向的情态算子(a speaker-oriented modal operator),这个算子将所有“说话人确定张三买了一个什么东西”的选项排除,只保留了“说话人不确定张三买了一个什么东西”这一个选项。蔡博士还讨论了与疑问词非疑问用法相关的另外两个问题,一个是这类疑问词在否定辖域中的非显著性存在意义解读(insignificant existential reading)的问题,另一个是为何在非认识情态语境下这类疑问词之前必须出现量词的问题。

蔡承佑博士的讲座引起了大家对形式语义学的强烈兴趣,在场的老师和同学也进行了详细和热烈的讨论。

 


 

上一条:香港城市大学李宝伦博士谈粤语“有”的语义特点 下一条:冉永平教授参加第十一届不/礼貌国际学术研讨会

关闭